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 ALWAYS 三丁目の夕日影评:历史缺失与平民传奇

如果你读过村上春树,如果你看过村上龙,如果你听过杨照先生在方所讲的关于村上的讲座,如果你看过台湾电视剧《光阴的故事》或者日本动画《岁月的童话》,你就会知道60年代对于日本与台湾的年轻人来说,是一段多么重要的过程。

Beatles,摇滚,电子科技,手冢治虫。杨照先生很自信的说我们这辈人谈起BEATLES,那真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其实对于整个世界来说,60年代都是狂飙突进的年代,嬉皮士与摇滚,音乐节,国外也有学生运动,但是如果读过《巨流河》就知道,台湾在60年代开始了最早一批的基础建设,日本在那个时代也在逐渐发展的。蓬勃向上却又躁动不安的社会环境下,最得益的是学生们。

因此,当这一批学生们长大,你会发现他们用了无数总的方式,来缅怀他们的青春。《岁月的童话》《20世纪少年》《虞美人盛开的山坡》,我们跟着日本的漫画家、作家、导演,一遍一遍回到日本60年代。

只能说很可惜,对于我国来说,整个50-70年代的历史是被架空的。中国的电影创作时间上只有两块,一块是往清代以前走,一块是立足当下拍当下生活,整个近代一百年,因为总总原因,是一大片巨大的空白。我们也有从60年代成长起来的文艺分子们,不过那三十年带给他们的是伤痛,所以涉及到的作品如《天浴》《芙蓉镇》《归来》,关于的即使是小人物的命运,也是被时代碾压下的小人物的命运。

其实说来,看完《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》你就会发现,人家60年代过的生活,与我们80年代过的生活差不太多,所以要说起纯粹的历史缺失也不至于,不过是晚了二十年。但是如今的电影大环境下,我们能产出一部《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》吗,微乎其微。也许是从80年代出生的那批人,现在也不过才三四十岁,也许我们还得再等个一二十年才能等到这样的作品出现,但是如今的电影大环境,能不能产出这样一部沉稳恬淡的作品,打上一个疑问号。

 

《三丁目夕阳》其实很巧妙的,也没让历史本身太多的融入到故事发展中。因为电影中选取的是一条街,街里面的人的故事,历史留下的痕迹只有“可乐”“电视机”“冰箱”,但是我们都知道,历史的介入是介入在情怀的部分,从整个片子的颜色选取开始就知道,这浓浓的和味与60年代的结合,这是完美。

三丁目夕阳的故事其实很平民化。我之所以久久不敢点开这部电影,是因为我很怕太闷。很多的日本电影需要你足够耐心,你必须从第一分钟正襟危坐到最后五分钟时,才会突然被某一种情感一下子全部击垮,如果你有耐心,你就会获得百分百的感动,但是我常常在中途就放弃了。三丁目最开始能吸引我的是配乐,佐藤直纪的配乐,第一次出现在小孩子出去放风筝的时候,钢琴声一响起,交响乐一跟上,我就觉得这部影片能让我沉下来。

但是其实这根本不是一部闷片。整体的情感,整体的细节与伏笔,每一处的小感动都落得刚刚好。最开始是阿陆与铃木的误会解除的那瞬间,接下来是文人茶川与孤儿的点点滴滴,还有那戒指盒,就连琼瑶阿姨看到这里,也会觉得自己的狗尾巴草的点子弱了吧。最后是阿陆终于看到了母亲的信,她急冲出铃木家门,搭上了回家的火车。在夕阳之下,阿陆在车内,铃木一家在车外的画面真的是温情满满。而最后,影片以夕阳下的东京塔结束。

除了温情或者有人说的煽情,幽默的部分也无处不在。虽然不时有夸张的成分,如铃木先生发怒的那一段,但是只要你看过几部日本电影或电视剧,你也会习惯这样的表演方式,而且,在温情之中加入一些幽默的成分,反而有调和的作用。

 

有人在豆瓣说,真希望40年后,我们能拍一部自己的夕阳。

其实从不同的领域,我们正逐渐怀旧着,《李雷与韩梅梅》,落落的散文《不朽》(我觉得落落的散文《不朽》文学性上偏弱但是在纪录历史上确实还有不错的价值),但是我们也想在影像上看到一次过去的美好时光,带着温度的,带着无数细节的影片。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但是我们愿意期待着。


<